法甲

苍白之手 第二百六十六章 兽斗士

2019-10-12 18:06: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白之手 第二百六十六章 兽斗士

“竞技场之王!竞技场之王!”

上城区的看台上,公民们用力跺脚,指着即将登场的怪物,大声鼓噪、欢唿。?·与此相反,中城区的看台,外邦人目光犹疑不定,手里攥紧辛勤汗水所得的铜子,不敢对出战的人投注。

鲁斌看到一头比公牛还壮硕的野猪慢慢走出来,就像巡视自己领地的王者,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闪闪发光像是冒火一样。它的脖颈比普通野猪粗,高高耸起就像冠冕。从脖颈连着嵴梁的鬣鬃,原本柔顺地平贴在皮肤上,此时笔直地竖起,像是一根根排列整齐的短枪。嘴角堆积着白色泡沫,滚烫的涎水低落在沙土上,发出啦啦的声音。它的獠牙能与象牙媲美,表面闪耀金属的光泽,往嘴角两侧耸起,就像锋利的长矛。

“这头怪物不是自然诞生,没准是我穿越时失落的卡牌。登陆这座岛屿,旅法师之书就陷入沉寂,现在突然异常震动,其中肯定隐藏着某种联系,不过我会亲自把原因找出来。”

费斯托斯带着一场胜利和崇高的荣誉回到看台,眼睛却没有离开竞技场,看见与大野猪对决的外邦人,完全陌生的面孔,就忍不住摇头。

“那个人死定了!”

身边的公民随身附和,完全没有自己的主见,毕竟费斯托斯出身名门,而且还为上城区赢得荣誉的决胜者。

“尊敬的费斯托斯,非常抱歉,我不能同意你的观点!”

声音清脆悦耳,就像河岸地带翠鸟求偶的轻鸣,来自下一层,也就是第八层石阶,一位站起身的女性公民。

卡蒂娅,上城区名门纽凯斯家族的骄傲,一支磨光的别针扣住她的衣领,简单朴素的发型,用一根血珊瑚挽成少女的髻,左肩挎着牛皮箭囊,里面装满兽牙磨制的箭矢,至于她被海神祭司祝福过的弯弓,却不知道藏在哪里。

费斯托斯看见她,那张英气勃发的脸,充满力量的四肢,心里就燃起爱火,想与她结合,生下优秀的继承人。??·

可惜,卡蒂娅的眼睛盯着竞技场,准确地说,落在外邦人身上,被“安格鲁”吸引住。

费斯托斯深信大野猪的实力,毕竟动用了二十名公民才捕获的怪物。它破坏农田庄稼,断送农民的希望,攻击果园和羊群,害得酿酒师和挤奶工没了工作。打谷场和谷仓期待的收成严重缩水,酒窖和奶桶空荡荡地没了笑声,只有连串的眼泪和哭泣。

“卡蒂娅,我们来打赌,那个外邦人撑不住多久,就会被大野猪杀死。”

这位上城区的女性公民,头也没回地反击:“骄傲的费斯托斯,或许你不会相信,竞技场之王将会死在外邦人的手里。我看见他的身体,眼前就出现一片血光,这或许是某种预兆。”

费斯托斯心里重重一沉,刚才的好心情顿时不翼而飞,他很清楚这位出身名门纽凯斯家族的骄傲,拥有祭司的天赋,比那些辅祭强多了。

“卡蒂娅,我坚持自己的判断,如果我赌赢了,你的弯弓就归我所有,同意吗?”

“骄傲的费斯托斯,你在干一件蠢事,明知道自己不会赢,却选择固执己见。如果我的判断正确,你的头盔就不再归你所有。还要赌吗?”

费斯托斯迟疑了,很快地,他被卡蒂娅故意提高的嗓门,对周围公民宣布赌局,刺激地失去理智。

竞技场里,鲁斌面对大野猪的步步进逼,选择向身后退避,上城区和中城区的看台,响起连串的狂嘘声,辱骂、戏虐、嘲笑,就像潮水般涌去。

鲁斌对此充耳不闻,就像一个聋子,直到身体撞上墙壁,忍不住回头,发现没有退路,脸上才露出惊讶的表情。

就在这个时候,大野猪突然启动身体,比公牛还壮硕的身躯,撒腿奔跑的时候,完全没有笨拙的感觉。

鲁斌回过头,双手抓紧长柄狼牙棒,勐地纵身跃起,借力在墙壁上蹬腿,带着自己的武器跳出大野猪的攻击范围。

“轰隆!”竞技场之王一头撞在墙壁上,发出沉闷的雷鸣,即使大块石砖堆砌的看台,此时也裂开蛛似的缝隙。

大野猪晃了晃脑袋,就像第一次喝酒的醉汉,勉强站起身,红地快要滴血的眼睛,左右扫视,却没有发现目标任何存在的迹象。

鲁斌此时已经来到大野猪的视野死角,双手握紧长柄狼牙棒,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捅进这头怪物的菊花里。

“咕……尼!”

凄厉惨绝的猪叫声,高亢地撕裂耳朵,震荡出白色的气浪,属于中城区的看台,石阶上的外邦人,吓尿裤子的懦夫,不知道有多少。

鲁斌依旧面无表情,双手转动狼牙棒,大野猪的内脏被搅地一团乱,痉挛剧痛抓住它,使劲地揉碎所有抵抗。

“隆!”大野猪轰然倒地,腥臭的鲜血就像喷泉似的,从伤口不断流出,嘴角的白色泡沫,由此染上一抹鲜红,只有濒死前的急促喘气,可惜它的时间不多了。

竞技场看台,顿时鸦雀无声,刚才还在欢唿的人,此时的举动显得极为可笑,毕竟看走眼的人太多了。只有一个人,此时双手抱臂,嘴角微微翘起,脸上却也是若有所思的表情。

普通人预想会周旋许久,直到“安格鲁”耗尽体力,被竞技场之王撵上重创或者杀死,没有人想到在第一个回合就分出胜负,太快了,真的太快了。

这种场面,只应该出现在英雄的身上,肆虐田野、家园的怪物,只会被英雄格杀,而不是一个外邦人。

鲁斌顺利杀死大野猪,感受到阵阵暖流,从狼牙棒涌进自己的体内,被潜藏在某个隐秘位置,旅法师之书吸取。

“这是怪物的本源,或者是灵魂之类的玩意,竟然和遗失的卡牌没有关联。不过,新的卡牌,属于这个世界的造物正在形成。我总算知道一个好消息。”

竞技场,属于中城区的看台,所有买票进场的外邦人,在短暂的震惊后,不约而同地站起,整齐的跺脚,发出一阵阵滚雷似的欢唿声。上城区的看台,却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与费斯托斯打败连胜三场的卡西欧,完全掉了个态度。

卡斯托斯微笑着,宣布本场决胜者属于“安格鲁”,以竞技场负责人的身份,赋予他“兽斗士”、“野猪杀手”、“怪物猎人”等称号。

随后,这位主导赌局的人,满意地清点今天的收获,押在外邦人身上的注码寥寥无几。

“嗯!卡蒂娅、忒思缇,两位上城区,出身名门的少女,她们的眼光真好,或许是运气的缘故。”

上城区看台,名门纽凯斯家族的骄傲,卡蒂娅转头望着赌输的精英战士:“骄傲的费斯托斯,我的战利品,拿来

。”

费斯托斯脸色发青,沉默着没有言语,他身边的好友,忍不住站起身:“姑娘,放下你的手,不要把费斯托斯的荣耀劫走,你也不要仗着美貌就自以为了不起。外邦人用诡计打败大野猪,而不是勇气和自己的实力。”

“没有听进我的劝告,被骄傲遮住眼睛的人,赌输了还不承认,我确实得对你刮目相看。费斯托斯,你为自己保留住荣誉,却令家族蒙羞。没有人会追随你踏上战场,一个昧了良心,贪图战利品的将领。我会把事情搞大,让你的名声,在上城区广为人知。”

费斯托斯不敢置信地看着卡蒂娅,就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位姑娘,心里的爱火不仅没有熄灭,反而勃发地熊熊燃烧。

“对了,就是这样。卡蒂娅,在人前你表现地越出色,成为新娘就会让我越有面子。”

费斯托斯摘下头盔,在身边伙伴、好友不可思议的注视下,亲手递给名门纽凯斯家族的骄傲。

“我的成年礼,交给你暂时保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亲自取回。”

卡蒂娅微笑着接住,把费斯托斯的话当作耳边风:“希望会有这样的一天,我对此很期待。”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如何乘车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孔峰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来院路线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刘玉珍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