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亡灵阶梯 第898章 第二重吗

2020-01-13 22:03: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亡灵阶梯 第898章 第二重吗

“呵呵。”雷格尔笑了起来:“好象你对上面神灵没有那么抵触了嘛。”

程千寻深吸了口气:“既然他们必须存在,那么再反感有什么用,而且他们并不是世人所理解的那样。哪怕不同宗教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教义,更别说不同种族的。”

神灵或许只是比人类更加强大的种族,他们在某一段时期显示了他们的力量,让人类崇拜。经过那么多时间的接触,至少这个神话里的神灵,他们除了有人类难以匹及的力量外,其实和人类一样,有各自的脾气、性格、好恶。他们也和某些人类一样,对于弱者轻视、甚至蔑视。但也有同情心,当然这种同情或许人类对于其他动物一般,可他们把人类当做动物也是很正常,因为他们本身就比人类强大,他们有这个权利。

也许她太过苛责天界,因为他们一直是人类认为无私奉献的生灵,虽然在古代、远古时期,书和传说中,他们还是留有脾气的。好似所有神灵都是大公无私、会惩罚罪人、帮助好人和信徒,可在很久以前,苏美尔、古巴比伦、埃及、希腊的神灵应该更加接近人类,就跟目前看到的一样,而东方神话的神灵直接就是人类得道成仙。

她很有感悟地道:“应该有信仰,一个没有信仰的世界是可怕的。”设身处地去想,她所生活的环境好似越来越没有信仰,如果有,也是钱。如果道德没有信仰的约束,只有靠法律,而法律则是所有行为的底线,显然是不够的。

“如果能回去,我还会去教堂。”戈登躺在另一张地铺上道。

“我也是。”雷格尔也同样这样想。

“我都多少年没有去教堂了,哪有空去,固定去一处地方,那就是弱点。”只要有了弱点,下手就容易多了,鲁道夫带着几分感慨:“但我会带着孩子去,让他从小过上正常的生活。”

“终于想要孩子了?”大家都笑了起来,鲁道夫这样的人居然也想要孩子了。

斯内德有点为难了:“千寻,那么我们到时带孩子去教堂还是寺庙,我们应该相信哪个教派?”

手指摸着吊坠,听说有教派是专门崇拜魔鬼的,但显然也是违背了冥界的意志。因为撒旦根本不需要人类的崇拜,他们需要的有用的灵魂,签订契约,用各种诱人的条件去让人类出卖灵魂,永远供他们驱使。这种教派大多数都是地下团体,奇装异服、脑子抽筋,将邪恶和伤害当做很酷,噢,算了,总不能让孩子独创一个教派,那太累人了。

“让他自己选择吧。”她手指摸着早已摸得光滑的吊坠,淡淡地浅笑:“任何教派都有其利弊,只要崇尚善念、容忍、坚强,都是对人类好的,那么随便相信什么都可以。那些神灵就算知道,这个教形容他们不对,也会原谅的,或者没空去纠正。”

爬了那么久的阶梯,应该大彻大悟了,那怕人类已经脱离了自然界残酷,但竞争依旧存在,活着就行,活得好、不去伤害他人就好。其他的,相对来说并不重要。秦皇汉武,征服大半人类的成吉思汗,到最后还不是死了,现在骨头剩下多少还是个问题。当人类最终走向结束或者及时移民到外星球时,那么历史又将翻开新的一页,而之前的历史会越来越淡漠,可能只会存在某种储存器内,只作为追根溯源的根据罢了。

人类真的只是宇宙的尘埃,或者说所居住的地球本身就是宇宙细小的尘埃。细思恐极,想开点吧。

当每幢房子里的钟敲响时,半夜十二点又到了。这里还真是奇怪,每天只敲一次钟,就是零点。

“嗷~”昨天挺安静的最后一幢房子居然咆哮了起来。大家都坐了起来,看了过去。

这个有着红色尖角顶的房子,好似非常生气,就跟前天他们逃跑时一样,大把大把地用“晒衣架”手臂,大把大把抓起院子里的泥土,到处的扔,不时发出叫喊声。

“它肯定生气,面包和水一直有少,可人一个都吃不到。”雷格尔说完后躺了下来。

此时一个淡淡的人影从一幢房出来,往另一幢房子飘去,影子穿过院子栅栏,直接没入房子的墙壁。

斯内德当然也看到了:“这个东西每天晚上出来个二三次。”

戈登显然也细心观察了:“进入的房子每次不同,出来时不是从昨天进去的房子里出来的。”

“大约只是为了增加恐怖效果罢了。”躺着的雷格尔道,确实没有规律。

尖角顶的房子终于把火气发完了吧,从没想到,房子也会有脾气的。

躺着睡不着,明明很累,可就是很难入睡。白天看到了太多的事情,让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停地思考着。

“这里真的是梦境吗?”睡不着就聊天呗,雷格尔起了个头。

不用说什么,大家心里都明白,应该是梦境。没有尽头的公路、没了三分之一脑袋的司机、淋不到的雨、如此古怪的房子。。。也只有梦里才有吧。

“三重梦境,梦境之果。。。”鲁道夫说了几个字,又让大家一番的想。

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梦境之树,然后找到果子啃一口,完成任务。现在的任务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难办,其他场景相比起来都算是现实版的,这种虚无缥缈的很难办呀,根本找不到方向。

此时那个应该是幽灵一般的东西又出来了,飘着飞,可以看到它膝盖以下是什么都没有,影子从这个地方开始变淡,就象沾着淡墨的画笔在宣纸上抹过,越到后面越淡,最后看不到任何颜色。

睡在最外面的鲁道夫侧头看着,过了会儿,他道:“大家都起来了,有情况。”

所有人顿时都跳了起来,鲁道夫看着大家一脸紧张的样子,平静地坐着:“不要紧张。”

“什么事?”雷格尔左右看着,可并没有发现什么。

鲁道夫道:“刚才那东西飘到了会发脾气的房子对面了。”

大家目光转了过去,可是最后的红色尖角顶房子对面,并没有任何房子,也没有栅栏,就是一块空地。这是这个街区唯一的一块空地,什么都没有,哪怕草和树都没有。

“它飘过后消失了。”鲁道夫很肯定。

大家相互看了看后好似明白了什么,如果说发脾气房子是整个小区最后一幢房子,那么相对应的就是。。。

一块石头扔了进去,扔进去后就消失了。。。一根树枝扔了进去,扔进去后也消失了。。。大家看着扔什么就消失什么的这块空地,随后将绳子捆在了一根大点的树枝上扔了进去,只见绑着树枝绳子就直直地悬空在半空,而前面的树枝却消失不见了。

雷格尔拉扯了下绳子,好似绳子就定在了那里,没能拉回来。刚要说什么,一股巨大的力量,将绳子从他手中“嗖”的一下抽走,消失在这空无一物的地方。

“难道这就是出口?”斯内德担心地道:“还是我先进去试试。”

鲁道夫想了想后道:“我建议还是全部进去。”

“万一。。。”斯内德说了一半就叹气:“好吧,反正也没其他路。”

这里前后都是哪怕开车都要好几个小时的公路,如果走,每一段都需要走上好几天。没能走到下一个镇,就先要饿死、渴死在路上了。难道继续等路过的车带上他们?三天过去了,这里再也没来过一辆车,而且今晚供应面包和水的房子发火了,那不是个好兆头。

“还是再想想。”戈登又扔进去一块石头:“等明天再说吧。”

石头又一次的消失了,人如果进去的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还是先回去休息,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去尖角顶房子的斯内德回来了,说房子里没有面包和水了,好似房子觉得无利可图,不再供应。幸好还有昨天留下的二条面包和一罐子水,于是大家先吃了起来。

她也决定了:“吃完就一起去,没意见吧?”

吃喝都断了,要么等死要么试一下,于是大家都同意了。

站在空地前,鲁道夫道:“那么一起上吧,要死一起死。”

“要死一起死,一起当天使。”她伸出了手,牵住了斯内德的手。

斯内德和她相对而笑后,伸出手,抓住了戈登的胳膊。

一旁鲁道夫道:“别拉我的手,我还是拉住程的手去吧。”

雷格尔不满地道:“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干什么?”

“就因为是男人,所以才这样。”鲁道夫牵住了她的另一只手,也不管斯内德是不是反对。

“戈登你就抓住雷格尔的手吧,大家抓紧了,然后数一二三,一起走。”斯内德道。

大家并排站着,手相互紧握着,也许过去后会有结界通道,这样会有冲力,防止出去后却走失了。如果是要死的话,那么也可以做个伴。

“一、二、三,走!”在斯内德的口令下,大家同时跨出了步子,大步朝着这块空无一物的空地走进去。

跟前的一切立即变了个,睁大了眼睛,俨然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四周有人影,走来走去,有好多的房子,就象一个中世纪的小城镇。但和欧洲中世纪是城镇的肮脏、泥泞、喧闹不同的是,这里很安静。

非常的安静,好似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跟前一个城镇一样,但前一个城镇是没有人没有活物,这里全都是人影。

细细看过去,顿时吓了一跳。这里的“人”,显然不是“人”,有几个象在前社区游荡的魂魄那样,只能见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拖着淡淡的衣摆漫无目的般飘来飘去。还有一些总算有脚的,他们是用脚在走,身体也不是模糊的影子,但看看他们的脸,都非常白,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还有几个更是吓人,长得奇形怪状,牛头马面都有了。

大家站在原地,慢慢转着身,观察着四周,看着这些走在路上,奇怪的“人”。

一个满头都是尖刺,就象只刺猬的“人”从跟前走过,他眼睛朝着地面,一步步地走,好似对身边任何事情都不关心。

雷格尔苦笑了一下,轻声道:“这里是哪里,外星球吗?”

却是有外星球的感觉,她看着四周的房子,那些房子大多和前一个社区一样,基本都是二三层小楼,只不过象积木一样挨得很紧,相互靠着没有走到,左右看过去,就是左边一排长长的房子,右边又是一排,遥遥看过去,应该也是有路口的,但在很远的地方,至少要走过去几十幢,大约七八百米的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还是梦境。”她判断道:“有可能是另一个梦境,也有可能是第二重梦境。”

第二重梦境有待商榷,至少这里有人了,能看到人了。鲁道夫等到有一个看上去还算和气地人,迎了上去:“对不起,打听一下。”

对方并没有停下了脚步,继续往前走。鲁道夫继续问:“请问这里是哪里,哎,你到哪里去?”

那人还是继续走着,好似听不到也看不到。

“哎~”鲁道夫又喊了一声,伸出手去拍对方肩膀,但他的手一下扑了个空。

鲁道夫手又挥动了几下,就看到他的手消失在对方体内,等他手离开对方身体时,又能看得到了。

“原来还是亡灵。”斯内德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里那么多“人”都是亡灵吗?左右看了看,至少有大约二三十人在这条街上游荡,此时一个人走到一所房子前,伸手打开了门,然后进去。

看着门又被关上的房子,大家又一次愣住了,难道这房子也是虚无的吗?

看着房子上挂着一个大大的英文字“商店”,应该是供应些什么的吧。而且这条街上,挂着营业标志的房子还有其他几幢,虽然这个橱窗很昏暗看不出卖什么的,其他橱窗在灰蒙蒙、暗色中,勉强能看到挂着衣服的衣架、帽子、首饰,应该判断出是卖什么的。(未完待续。)

吴忠市妇幼保健院
雷波县人民医院
长治妇科医院排行榜
深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江门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