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鬼咒 第839章 吴昊

2020-01-13 23:07: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咒 第839章 吴昊

听见有饭吃,丁二苗diǎndiǎn头,转身而去。

走不多远,一个脏兮兮的房子里,打手丢给丁二苗四个大馍和一碗菜汤,瞪眼説道:“赶紧吃饭,吃了饭去干活!”

丁二苗啃了一口冰冷僵硬的大馍,喝了一口菜汤,突然抬起头来问道:“喂,这里有酒吗?”

“什么?你要喝酒?”

那个打手一愣,随后狂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上气,手指丁二苗説道:“你再説一遍,你是不是想喝酒?”

“是啊,我想喝酒。※↘无※↘错※↘小※↘説,.q●uled∷u.”丁二苗一边啃着大馍,一边认真地diǎn头。

心里还在吐槽,这尼玛大馍和菜汤真难吃,印象里,似乎没有吃过这样难吃的东西。

“好好好,喝酒……哈哈,喝酒……”

那个打手抱着肚子笑的弯下腰来,好半天才忍住,指着丁二苗説道:

“这里还没有酒,我们也不知道你老人家今天来。这样吧,你吃了饭先去干活,然后我去买酒买菜,杀猪宰羊,再给你diǎn两个小姐,让你老人家好好享受一下,好不好啊?”

感情来到了黑砖窑,他居然还想着喝酒,这简直就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打手能不笑吗?

不过打手看丁二苗傻乎乎地可爱,所以故意拿他逗乐,口称老人家,心里却在冷笑,就怕这老人家,哭的日子在后面!

丁二苗信以为真,大喜,道:“小姐就算了,不要。酒和肉多弄一diǎn。”

“一定,一定!”打手用橡皮棍指着丁二苗面前的菜汤,道:“你老人家先将就着,把这东西吃完了去干活,然后我们准备很多酒和肉,好不好?”

“好,好。”丁二苗风卷残云,呼噜呼噜地喝光了菜汤,咽下了大馍,又説道:“可是那个瘦子,只説带我来吃饭,没説叫我干活啊。”

“什么,你不想干活?!”打手的眼睛里,杀气一闪,就要挥动橡皮棍招呼。

丁二苗面无表情地看着,一diǎn也不害怕。

可是突然,打手又放下了举起的橡皮棍,打算再戏弄一下这个傻子。

于是他换上一副笑脸,凑到丁二苗的面前,道:“你不干活怎么行呢?你想啊,你刚才吃了我们的东西,就要给我们干活,是不是这个理?”

丁二苗抓了抓脑袋,貌似有diǎn道理。

“好吧,我干活。”丁二苗最终diǎndiǎn头,又道:“但是你要早diǎn,把酒和肉给我弄来,我真的想喝酒吃肉。”

“一定,一定,我先带你去干活。”打手笑嘻嘻地抓着丁二苗的肩膀,笑道:

“面包会有的,房子会有的,酒肉会有的,花姑娘也会有的,哈哈……”

“都説了不要花姑娘,我只要喝酒吃肉!”丁二苗愤怒地瞪了那打手一眼。

打手一愣,笑道:“呃……,好好好,喝酒吃肉,喝酒吃肉。你先去干活,然后我们喝酒吃肉……”

踏着碎石子铺成的小道,丁二苗被带到那如山如海的砖坯前。

那里正有二三十个工人,衣衫破烂,满头大汗地在干活。

还有三四个打手,牵着狼狗,提着橡皮棍在现场监督,大声吆喝训斥,指指画画。

“耗子你过来!”押着丁二苗的打手,环视了一圈,突然手指一个高个子喊道。

那个高个子跑了过来,敬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军礼,然后diǎn头一笑:“大主管好!有什么事?”

看这人的年纪,也就二十四五岁,虽然脸上都是污垢灰尘,但是看得出,眉清目秀五官端正,还算是一个帅哥。

怎么这一表人才的,也来窑厂里搬砖啊。

丁二苗有些不解,总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却不知道哪里不对。

“耗子,这个新来的叫疯子,你负责带着他干活!”打手指着丁二苗,对那个叫耗子的年轻人説道:

“干得好,有奖励,干得不好,仔细你小子的骨头!”

耗子一愣,道:“疯子?疯子能干活吗?”

“你説什么?”打手一瞪眼,举起了橡皮棍。

“是是是,我带着他干活,大主管别生气。”耗子嬉皮笑脸地一笑,拉着丁二苗就走,生怕走得慢了棍子会落到自己头上。

耗子带着丁二苗,穿过几个砖垛,来到自己的岗位上,看看四周的打手都很远,这才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

“娘希匹,总有一天,老子要抄了你们的老窝,把你们这帮王八蛋,一个个塞进窑炉里!”

“耗子,你要抄了谁的老窝啊?”丁二苗不解地问道。

“嘘……”耗子吃了一惊,压低声音道:“干活,干活!看好了,就像我这样,把这些砖坯,搬到窑炉那里去,放在推车上。”

丁二苗diǎndiǎn头,跟着耗子的样子做,把湿漉漉的砖坯放在托板上,然后搬到窑口的推车上。

来回跑了几趟,丁二苗觉得还好。这个活儿虽然枯燥,但是并不是太累。

可是扭头一看耗子,竟然满头大汗。汗水从他的脸上流下,把那些污垢灰尘冲刷出一条条小水沟。

“耗子,怎么你流了这么多汗?要不你歇一会儿吧。”丁二苗关心地説道。

“耗子是你叫的吗?我大名吴昊,你要叫昊哥!再敢叫我耗子,我分分秒捏死你!”耗子抬起衣袖在脸上抹了一把,顿时把一张脸涂成了包公,又道:

“想当年,昊哥我也是天生神力,可是这几年迷恋酒色,掏空了身子,所以差了diǎn。”

远处一个打手,看见了吴昊和丁二苗在説话,立刻用橡皮棍一指,喝道:“干活干活,要不晚上别想吃饭!”

“干活,要不会挨揍的!”吴昊压低声音説了一句,然后又冲着那打手diǎn头一笑,忙不迭地继续搬砖。

丁二苗愣了一下,随后跟上,和吴昊同来同去,在砖垛和推车之间,反反复复,来来。

刚才喝骂的打手看了一会儿,这才满意地diǎndiǎn头,转身去其他地方巡逻去了。

见打手走远了,吴昊又低声説道:“疯子,你力气很大啊,干的不错。”

丁二苗每次搬砖,都要比吴昊多两块,所以吴昊有些吃惊。看丁二苗和自己身板差不多,却没想到,力量又大又稳。

“是啊昊哥,他们説我干了活,晚上就杀猪宰羊,给我喝酒吃肉。”

提起酒肉,丁二苗干活格外带劲,又在托板上加了一块砖。

济南人流术费用
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去那个医院
惠州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承德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榆林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