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帝道无边 第八章 做戏调戏

2020-01-14 12:16: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帝道无边 第八章 做戏调戏

在王家宅院区里,一少年正负手而立,一袭白色锦衣,眉目清秀,薄唇挺鼻,肤色白暂,一派俊秀逼人之气,只是眉宇间却有灰白之气残存,显得瘦弱之极。他眼睛紧闭,四下无人,但口中却念念有词,似是与人对话。

“白老!你这药方真的管用吗?为何我用了却还是没见起效?!”

“臭xiǎo子!如果不是你恰巧拾到了我寄身元神的魂石,你以为我会对你説这么多话吗?你要明白,你现在是血窍被毁,不是什么xiǎo毛病,亿万年来血窍被毁的人,除非有大机遇,大运气者,否则就形同废物。我辗转蹉跎一生,花数千年时间探寻世间力量,没想到却被人打得几乎快形神俱灭,要不是最后遇见你,世间也就不会存在白南云了!”一苍老声音自少年脑海中响起,话语中有无尽的苍凉无奈与心酸。

少年闻言,从胸口掏出一食指来长的黑色石头,摸索了半响,道:“白老,等我血窍恢复,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王易!你以前天赋出众,是罕见的血脉返祖者,无论是修炼还是学习都顺风顺水,是以进步的很快,但精神意志却是薄弱之极,你在血肉境时还好説,你可以用你的身体素质碾压别人,但血肉境之上就不是只单单靠来决胜负了,再遇见意志强悍的高手时,意志的对拼就能击败你。这次你血窍被废,对你来説説不定是一件好事,只有经历过磨难才会见成长,你的心态不是渐渐在成熟吗!”

王易闻言苦笑了一下:“那白老你为何会看上我,纵然我曾经资质再好,也已经被废,更何况以白老的神通和阅历,像我这种拥有家族血脉返祖者资质的恐怕也入不了你的眼啊?”

“你也太xiǎo瞧这血脉返祖者的资质了,这种体质就是放在大燕王朝巨阀世家也是不可多得的,你血窍修好后,将来指不定可以为我复仇。不过还有一层更重要的原因。你这王家还是xiǎo家族啊!你以前身为家族二公子也没资格知道世间的运行势态。一个人的成功不仅仅是需要资质、手段、资源,还需要机遇缘分。你可知我们常説’冥冥之中自有天数‘,或许你以为只是一句戏言而已,但我告诉你在冥冥的世间真的存在着天数,即‘命运’!从你血窍被废后,你心灰意冷,流连于歌舞酒家,不在年复一年的闭关修炼,如果你不外出,你怎么可能会遇见我,而我元神躲在魂石中,被你拾起,血窍被废本已很难修复,而我却就是那个偏偏懂得怎样修复血窍的人,谁又怎敢用巧合两个字来形容这一切。”

王易浑身一震:“你是説这一切都是老天安排好的,包括我血窍被废?!!”

“哈!也不能説你血窍被废是上天安排的,这不是也有吗!你可知现在又生逢大动乱时刻了,乱世出豪杰,一些天才受气运保护,你是有大气运大机缘之人!当年像是燕帝不就是秉承天地气运而生,斩荆棘破杂草,终开万世王朝!而今又到了重开一切的时候了!”

“前辈,你是指大燕王朝将要颠覆吗?可这现在不是风平浪静吗?”

“火山爆发前一切静悄悄,王朝兴衰皆有定数,自大燕王朝建立之时,燕高祖虽采取了中央集权,但这个世界却是以武为尊,而皇族千百年来一直占据着高端武力,才强行将世家压下去。但巨阀豪门无不是虎视眈眈,我用紫薇斗数推命术观看现今的星宿天象,大燕帝星逐渐暗淡,而四周七杀、破军、廉贞、贪狼,却星光大放,这四颗星是主杀伐,动乱之星,群虎围龙之局正在成形。大势如此,皇族纵然在如何强大也是枉然。其实不仅是这大燕王朝,在我人族四大王朝中都面临着改天换日,动荡不安的时刻,这血界要变天了。你这金嘉城地处蛮荒边缘,xiǎo城而已,自是感觉不到这种氛围。不过待你血窍复原时,你也要加紧修炼了,自身之力才是一切,其余的都是杂物罢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成功的!即使不是为了我,也要为了我的母亲!”。

“嗯!你只要按我説的去做,你的血窍很快就会恢复的,到时再有我的辅助,我相信你会进步神速的。”

这老者説了一会话就渐渐沉默了下去,王易喊了半天也没反应,也习以为常了,就不再理会。

正在这时一端庄秀美的少女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袋药材,微微蹲身一礼,樱唇微启道:“少爷,你要的药材奴婢买回来了。”

王易赶紧走了过去,扶起少女笑道:“秀姐,别行礼了,自我血窍被废起,别人对我唯恐避之不及,而你却一直在照顾我,在我心中你就与我亲人无疑了。”

少女只是摇了摇头:“少爷就是少爷这规矩是万万不可废的,照顾你是女婢自愿的,奴婢少爷好好的。”

王易心中感动不已,他沉声道:“秀姐,我会好好保护你,那几个畜生还欺负你吗?”

秀姐道:“没有,自从少爷上次説了他们后就没在找我了。”

王易望着桌上的药材,在少年那稚嫩的脸庞上浮现出坚定的神情,即使利用这些药材我要承受非人的痛苦,但为了关爱我的人,我也会成功的。

王家二公子内心的激荡王古朝是无法体会的,因为王古朝还在为自己的xiǎo命而敬xiǎo慎微着,不敢有丝毫的抱怨,这段时间自己跟在王易身边,倒是认识了不少熟面孔,这些天自己都是早早的赶到文堂去,王易直接就让王古朝负责整理一楼普通的典章图籍。

刚一进门,一xiǎo厮就直直的朝王古朝走了过来道:“王古朝,怎么才来?!快走!大公子等你多时了!”

王古朝内心疑惑,心道:“这大公子整天不干别的事了,就知道找我了,我地位卑微,他从一开始就给我下标记,以达到控制我的目的,看来对我另有所图啊。”心中胡思乱想,但嘴中却诺着。快步跟着这xiǎo厮向三楼走去。

还是以前那个阁房,这里安静隐蔽,自是适合谈事。等王麟挥手让xiǎo厮退下后,王麟突然开口道:“人生在世,在于一场场赌博,你赌赢了,才会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你説,是吗?”

王古朝面色不变的道:“那也得有赌博的资本,才能进入赌局!”

“呵呵!你説的不错!那现在我要送你一diǎn资本,不知你可敢进入赌局?”

人人都説机遇到来时要把握住,但机遇有时也伴随着风险,在两diǎn中找平衡才是保全之策。王古朝下时楼梯边思考边在感叹着。

他走到一楼大厅,随手翻看着图籍总录,这些都是些无用之物,要不然也不会放在一楼之地,但该做出的样子还是得要做出才行,况且王古朝待在王家这些天并不总是在闲着,在文堂处理杂物看似无用,但那些书籍中有大量介绍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奇花异兽,很是让王古朝惊叹莫名。等到他整理完一楼的图籍后,已是夕阳西下。王古朝看了看天色,估摸了一下时间,侧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没想到我也有英雄救美的时候。”説罢,大步走出了文堂,竟没有回自己的住所,而是朝着王家住宅区走去。

王家住宅区是供给王家成员居住的地方,非本身伺候主人的xiǎo厮侍女,任何外人都不得入内,王古朝从一开始加入王家,被族长许以家族成员身份,但谁都没当回事,那老总管安排住的地方却是奴仆宅区,这就让王古朝生生的将这亏吞下。家族中那行成员一般白天在外宅处理事务,除特殊原因,例如闭关修炼外,非休息期间很少进内宅。这也是一些家族培养家族成员养成勤奋思想。

住宅区侍卫看到王古朝走了过来,大喝道:“什么人?内宅禁止仆役入内!”他也不奇怪,自己身上的衣着就很难让人看出是家族的成员子弟,王古朝从怀中掏出一枚青铜令牌,递给侍卫。那侍卫脸上当即露出微笑:“这是大公子的令牌,我看大人是个生面孔啊!请恕xiǎo人有眼无珠,不知大人是?”

王古朝脸色一冷:“你认得这块令牌就好,我且问你,刚才王旗云,是否进了二公子住的地方?”

这侍卫面色一僵:“没错,大人,他们刚刚进去!”

王古朝拍了拍这侍卫的肩膀道,察觉到这侍卫浑身绷直,笑道:“别紧张,看来你也是明白人,我也只是问问,只要你不説,没人会对你怎样!你要做的就是闭紧你的嘴。”

侍卫道:“请大人放心,xiǎo人会保密的,以后大人能用的上xiǎo人的地方,我绝不推辞!”

王古朝diǎn了diǎn头,不再多言,走了进去,他已经看过地图,知道了二公子住的地方怎么走,没走上几步,就听见嘈杂的声音,王古朝随即放缓脚步,减轻脚步声。循着声音处偷偷看了过了去,眼中看见了极其狗血的一幕。

两个男人正围着一个美貌女子在动手动脚,王古朝认得出那黄脸矮瘦之人是王旗云,这人是王家旗子辈的成员,是二老爷一脉的。这段时间在王家待着王家人也逐渐熟悉了过来。至于那女子王古朝自然是不认得,但王古朝今天的目标不是别人,就是这少女。

王旗云一脸淫笑的看着少女:“嘿嘿!xiǎo秀儿,你家少爷我早就恭候你多时了,别想跑了。”

这少女脸上浮现出一抹慌张之色,她将手里的药包搂在胸前道:“旗云公子,我家少爷还在等着我,晚了他会説奴婢的。”

王旗云道:“xiǎo妮子,少拿王易来吓唬我!我承认王易是族长大人的儿子,身份高贵,但我们王家是以武为本,靠武立家。王易自血窍被废就早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人见人畏的贵公子了。”他一把就抓住了少女的胳膊,大笑道:"“给我过来吧,少爷我早就看上你了,以前还有王易给你挡着,现在谁又怕他,他护不住你了。”

少女赶紧挣脱了王旗云的手:“您就放了奴婢吧,少爷纵然武功被废,可也是族长大人的儿子啊!”

王旗云哈哈大笑道:“以族长大人的英明,又怎会在关注一个废物,xiǎo美人,少爷来了!”

这少女自是挣扎,口中呼喊救命,但少女手无缚鸡之力,怎是王旗云的对手,一招就被揽了过来,瞬间就被打晕在地。

王旗云看少女晕倒,却并没有下手猥亵,他整了整衣服,拂去上面的灰尘,沉声道:“出来吧!看了许久的戏,该你了!”

天色已经暗了下去,四周通红一片,血色月光照在王古朝的脸上,竟有股妖异之感,他踏着脚步缓缓走出,看了王旗云一眼,又紧紧的盯着昏倒的少女道:“你下手可有数?别真将人打死。”王旗云看着王古朝的语气,诧异道:“死不了,只是晕过去了。你竟然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説话,我可听説你自从来到王家可是卑微胆xiǎo的很!”

王古朝呵呵一笑道:“旗云公子,明人面前不説假话,我知道您是聪明人,我做这件事也是提着脑袋的,你我都在大公子下面做事,这里没有别人,现在我又何须活得那么卑微。我想,您也不会就因为这diǎnxiǎo事而迁怒我吧!”

王旗云道:“有diǎnxiǎo聪明,希望你不要让大公子失望。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王古朝一抱拳苦笑道:“接下来就有劳旗云公子了,希望您把握适度,不要真把我打死啊!”

在宅院一直等秀姐到来的二公子王易正在盘膝打坐,慢慢舒展全身,将其调整到最佳状态。每一次泡药澡都是一种折磨,全身如凌迟一般痛苦。不过效果也是极佳,这些天来血窍竟然修复完全,元气吸收快速惊人,一个月的时间竟让自己达到了血肉境中期,想当年自己苦苦修炼,用了六年时间才达到中期,如今破而后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杭州丽都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来院路线
安顺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好
六盘水治疗癫痫病哪里好
佛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