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炮灰晋级计划书第二百二十四章灰暗天空下的

2020-01-25 01:43: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二百二十四章灰暗天空下的少女(12)

七月动手的太突然了,一群围着七月的人半点没有防备,就连看见那个盗贼被七月直接击杀以后还不太能明白现在的状况。

十六级,对这群人来说简直是菜鸟中的菜鸟,以往这种菜鸟遇见自己的时候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何况是这个菜鸟面对一群人,他们就是想到七月会不服也只是觉得七月会想方法逃走而已。

七月趁着众人还没醒过神来,朝前一跃,手中的紫月直直的朝前一送,一个站位靠前的法师就被七月在脖子上扎了个血窟窿,惨叫一声后化作白光。

“妈的,这小娘们敢动手!”众人皆反应过来了,手里拿起了武器,朝七月攻击了过来。

七月躲过了一技追逐矢,凌空一个翻身,就朝刚刚自己杀了法师而打开的缺口处直扑过去。

只是七月却是有些低估了这些人了,刚刚她能轻易得手,完全是因为对方没有防备,这佣兵小队在暮日城也是数的上的了,平时队员配合默契,如今都朝七月而来,哪里还能让她脱身。

雷浩渺的全员加状态的技能发动后,众人都是为之一振,把整个场地围的密不透风。

七月险险的躲过了一个战士的攻击,身后就感觉一阵发寒,凭本能的侧身,她身后的盗贼的身影便显露了出来,一个背刺落空了。

盗贼显然没想到七月能发现自己,稍微一愣神,七月的匕首就已贯穿了他的咽喉。

又一个人被送走了,但七月也因为这次的击杀而被身后的一个火球击中,血量顿时就降了一半。

七月就是再有本事等级也是在这了。七月继续游斗,但显然已经是樯橹之末,不管是体力值还是魔法值都快是临界点,只是她的眼神依然如原本的镇定,如果是旁边此时可能已经挺不住了,但七月却显示出她强大的毅力来,最后的一点血。愣是挺着依然又杀了两人。

此时战场外的一颗树上。几人在树冠中居高临下的看着战场,在七月又杀一人后,一直全神贯注的花间惊呼了出来“我靠。这小妞也太霸气了。”

“是啊!不过我看她撑不了多久了吧,要是他们这群贱人完成了任务,那咱们的任务不就失败了啊!”野望在旁边附和道。

“老大,咱们赶紧上吧。咱们佣兵团可是百分之百的完成度..”猫儿在也在树叶中露出了个头,对着下方道。可是说了一半却发现原本在她下面树杈上的老大不见了,再往战场一看,却见他们团长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战场之中了。

“零,你不要太霸道了。虽然你们佣兵团是城里的第一,但这生意可是我们先做的,而且这小妞杀了我们团五个人了。这事不能不有个说法,要是你让让。这回我承你的情,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只管知会一声,这回佣兵的钱也分你一半怎么样?”雷浩渺看着场中拦下他们所有的攻击,手中拿着一支洁白透明法杖的男人,牙齿就一阵的发酸。要是别人,大不了就把对方一起杀了,或者是讲道理让对方知难而退。毕竟猎杀的任务是他们先接的,现在好不容易把血快磨没了,不管是谁横插一杠子都是没理的。

只是眼前的这人雷浩渺觉得不管是讲道理还是pk这两条条路好像是不通的,据他所知,此人从来不讲道理,只要是暮日城的人就知道他,任性妄为到一定程度了。最要命的是这家伙能力极强,遇见他真是自己倒了血霉。回忆了一下对方变.态的血腥史,雷浩渺心生惧意,但自己是团长也不好当着团员的面对人家卑躬屈膝讲好话,只能软话硬着说,希望对方能卖自己一个面子了。

“这人是我的,你们退还是不退?”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场中天青sè法袍的男人今日没有带面具,风撩起他的长发,整个人俊秀的就好像要羽化升仙一般,额间一颗血红sè的痣更是让他不似凡尘中人。

场中的几个女玩家已经看的直接想叛变了,都说暮日城第一高手零长的好,却因为他常年带着面具,没见过真容。此时一见,这哪里是长的好啊,这真是长的太好了。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雷浩渺咬牙切齿的道,他已经心生退意了,但不放几句狠话就这么走了,以后还怎么混,雷浩渺正想加一句什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啥的话,但场中的男人已经没了和他废话的兴致,既然不想退,那就只有杀了。

他手一挥,对着场外已经从树上下来的几人淡淡的道“交给你们了。”

几人早就等的手痒痒了,听自己老大的话后立马兴奋了起来。

花间大喊“都别动,放着我来。”拿着自己的法杖就往前冲。

野望却是先他一步,一个疾行就到了场中了,嘴里道“什么你来,你一个牧师,就好好当奶爸吧,这群人我包圆了。”

其余人也不甘落后,纷纷的开始上前抢人了。

雷浩渺感觉自己一口鲜血就要吐出来了,心中的小人在狂喊:我还没说完呐,谁说不退啦?谁说不退啦?

可是现在再说什么也没用了,雷浩渺无比的悲愤,但架子还要撑下去的,面对暮日城最有名的一群疯子,雷浩渺只能拿起长剑一声狂吼“我草你大爷的!”

七月全神戒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得不说,这人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一个男人,若是用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完美,完美的没有任何烟火的气息。但此时他看着自己,七月却觉得那仿佛假人一般的完美的面容开始有了生气,那貌似镇定的表面下仿佛隐藏着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一双眼睛看着自己,不知为何,让七月心中有些发抖。

“你也是来猎杀我的?”两人半晌没言语,身边的打斗好像都影响不了二人间死水一般的宁静,最后七月先沉不住气,问出声来。

“给我唱支歌吧。”男人好听的声音此时带着些沙哑,他凝视着七月沉声说道。

“啥?”七月一愣。未完待续

深圳做烤瓷牙博爱
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中西医结合分院
癫痫病医院浙江哪家好
新疆妇科专科医院
沈阳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