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记者调查邻里纠纷如何演变成刑事案件

2019-09-13 01:18: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甘肃省静宁县人民法院在没有证人出庭接受控辩双方的质询的情况下,径直违法采纳了原告父母亲、村干部这些不在场的证人证言,从而以 零口供 判决被告人故意伤害罪成立。被告人日前已委托律师向法院递交了申诉状。

  近日,对这起离奇的刑事自诉案进行了调查。

  祸 起邻里纠纷

  被告靳万喜与原告靳勤梅两家为前后院邻居,因宅基地纠纷,两家曾多次发生争吵。2012年4月初,靳勤梅家翻建房屋,将废弃的建筑垃圾水泥块和沙石堆填在靳万喜院后排水渠内,从而引起靳万喜的强烈不满。眼看雨季逐渐来临,为了防止渠水不畅危及到房屋安全,2012年6月1日16时许,靳万喜和其两个儿子靳引强、靳懂强驾驶农用三轮车来到靳勤梅家门前,清理靳勤梅堆弃在水渠内的水泥、石块和沙石时,靳勤梅闻讯后出门阻止,并将靳万喜父子已装载到三轮车上的水泥块等往外搬弃,靳懂强便上前阻拦,在此过程中,靳勤梅的手指受伤出血,随后她大吵大闹,指责此时仍在路下水渠站立的靳万喜打伤了她,引来周围群众围观劝解。据了解,事发当时现场仅有靳万喜父子三人及原告靳勤梅四人。

  是自伤还是他伤

  201 年 月15日,靳勤梅一纸刑事附带民事自诉状将靳万喜告上法庭,称自己在阻止靳万喜父子三人清理屋后壕沟内的杂物时,自己的双手被靳万喜的儿子靳懂强强压在三轮车车厢上沿,而靳万喜则举起一个三角形的水泥块砸在她的手指上,致其手指头受伤。她诉求追究靳万喜和靳懂强故意伤害的刑事,并赔偿各项经济损失8万多元。

  静宁县法院开庭审理中,靳万喜辩称,当时是由于靳勤梅本人身材矮小、力量不足,强行将他们清理在三轮车内的水泥块往外搬弃时,未能搬离车厢与车厢上口发生剐蹭,致使其右手指受伤。最后,法院以证据不足于201 年6月27日将案件移送到了静宁县公安局。201 年7月8日,静宁县公安局决定对靳万喜故意伤害案立案侦查。10月28日侦查终结,次日移送静宁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 年11月11日,静宁县法院就静宁县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靳万喜犯故意伤害罪一案进行了开庭审理。

  到底是自伤还是他伤?据静宁县人民法院(201 )静刑初字第14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称: 靳万喜从地上捡起一水泥块朝靳勤梅打去,水泥块砸到靳勤梅右手食指致其受伤。医院诊断为:右示指末节压砸脱套伤;右示指末节指骨骨折。静宁县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靳勤梅的损伤程度为轻伤。 其事实证据有公诉机关提供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110报警记录、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靳勤梅的陈述、证人靳万辉、吕彩霞、靳太军、靳引强、靳懂强等人的证言笔录、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现场图及照片、医院病历复印件、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

  201 年12月 日,静宁县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靳万喜有期徒刑一年,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靳勤梅医疗等各种费用1 280.02元。

  2014年1月 日,在静宁县采访时了解到,在法院采信的5个证人证言中,其中靳万辉是村干部,靳太军和吕彩霞分别是原告靳勤梅的父母亲,事发时他们三人均不在现场,况且在开庭时均没有出庭作证,对于这一组关键性的证据,靳万喜的家人觉得实在无法接受。而法院在判决中也明确载明: 被告人靳万喜辩称,没有殴打被害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不承担民事赔偿。 在庭审质证时,靳万喜对部分证据提出异议,但法院认为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证据之间相互印证,能够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到底靳勤梅的伤情与靳万喜有无关系?静宁县法院分管刑事案件的魏永红副院长告诉,尽管被告靳万喜辩称人不是他打的,但案卷中有侦查机关鉴定靳勤梅手指构成轻伤的报告。对于这起案件,法院采取的是 零口供 审判,况且案卷通过了侦查和公诉机关。在刑事案件中,被害人的亲属或案件的知情者都有作证的义务,至于是否采信,要结合全案的经过来判断。

  对于 零口供 审判中证据的采信,北京市齐致(兰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临庆说,所谓的 零口供 ,不是没有口供,而是没有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供述其实施或参与实施犯罪行为的口供。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明确规定: 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而在 零口供 定罪案件中,证人必须出庭接受控辩双方的质询,若证人不出庭,该证言不具证明力,可不予采信。对于被告人不认罪的案件,审查判断证据时,要特别注重审查其他证据能否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最高人民法院刑事案例第656号规定, 直接言词证据为孤证,其他间接证据不能形成完整证据链的,应作出无罪判决。

  文盲酿成的 苦涩

  无论是在案件的侦查阶段还是庭审阶段,靳万喜至始至终均陈述辩解自己没有打人,靳勤梅的手伤不是他造成的。

  既然如此叫冤,那么在案件审理和宣判时,靳万喜难道就没有提出上诉?对于这一问题,静宁县法院刑庭张智强庭长告诉,在法庭开庭和宣判时,法官曾问靳万喜对法医鉴定 有没有异议 ,对案件 上诉不上诉 ,他均回答 没有异议 和 不上诉 。

  据了解,一辈子生活在农村且年逾花甲的靳万喜,压根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文盲,法院判决书也证明了这一点。对于法官提出的 有没有异议 和 上诉不上诉 中的 异议 上诉 等词语,他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老实巴交的他只知道自己没有打人,在日常生活中只懂得 告不告 、 服不服 、 有没有意见 等俗语,遇到任何提问均想到只有用 不 或者 没有 就可以还自己一个清白。孰不知在法庭上就是这些从自己嘴里说出的 没有 和 不 而错失了上诉的权利。

建材选购
赛车
西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