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绝色逃妃修仙记第四十六章梦

2020-01-24 22:40: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色逃妃修仙记 第四十六章 梦

“月儿,只要是你喜欢的,我一定会为你找来。”男子的声音响起。

“嗯。”那位名叫月儿的女人高兴地应着,依偎在男子怀里。

白若璃走近,那名女子突然回头看着她。

当白若璃看清那女子长相的时候,不由得张大嘴巴。

她惊奇得发现,女子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女子仿佛能看见她一样,朝着白若璃露出微笑。

“你是谁?”白若璃问那名女子。

女子摇摇头,没有回答白若璃。

白若璃不气馁,继续走近追问,“你到底是谁?”

女子微笑,就是不回答。

骤然间,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男子嘶吼着。

“不为什么,我想要做什么,不需要同你解释。”

原本如胶似漆的男女变成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白若璃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

“月儿,你好狠的心。”

“我狠,难道你就不狠吗?你杀了我的家人,到底是谁最狠?”

“是他该死。”

“该死?哈哈哈哈……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是我最重要的人吗,你怎么能那么狠心,我恨你,我一定会报仇的,一定会。”

……

听着他们的对话,白若璃总算明白,这就是传说中的八点档狗血剧。

男子杀了女子的家人,要找男子报仇雪恨。

超狗血。

可是,白若璃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出狗血剧的女主角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呢?

难道是跟自己有关?

白若璃目前只能这么猜测。

天空大雨滂沱,淋湿了他们。

白若璃站在最靠近他们的地方。

男子始终背对着她。

白若璃很苦恼,她真的很想看看这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的情人的样子。

女子与自己长得如出一辙,眼光怎么会那么差,看上个渣男。

不等白若璃走近,突然,天空落下一团巨火,狠狠地砸在百合花花海中。

一片雪白一瞬间被火蛇吞噬,火红一片。

女子绝望地看着火海,绝美的容颜上全是泪痕。

白若璃看得很心痛,好像心口少了什么似的。

可是为什么呢?

那名女子虽然与她长得一模一样,但那也不是她啊,究竟是为什么?

白若璃对眼前的景象好像似曾相识,就好像亲身经历一样,这种感觉很奇怪,白若璃也很抗拒。

“不要。”两道声音异口同声地响起。

这两道声音分别是白若璃和那名男子的。

此刻他们看见名为月儿的女子纵身一跳,跳入火海。

男子想要去救她,可最终还是晚了一步。

他眼睁睁地看着女子被火海吞噬。

“啊……”男子仰天长啸,“月儿……”

火花瞬间蔓延到城堡,男子坐在离火海不远处的小道上。

曾经美轮美奂的城堡如今却被火海吞噬,化成一堆废墟。

过眼繁华,不该转瞬即逝。

伤感围绕着那名男子,连白若璃都要落泪。

男子忽然间抬头,他看着白若璃。

白若璃自然也看着他。

当白若璃看到男子的长相时,比看到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那女子还要震惊。

她捂着嘴唇,双眸放大,整个人呆立当场。

这名男子与端木靖齐长得一模一样,就连那表情也如出一辙。

他一步一步走向白若璃。

白若璃如受惊的小鹿,不停往后退。

那男子步步逼近,白若璃被逼后退。

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近,白若璃的手被抓住,猛然间撞进一个冰冷又结实的胸膛。

“月儿,你没死,你没死。”男子似乎害怕她会消失,紧紧地搂着白若璃,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里。

“端木靖齐,你放开我,放开。”白若璃难受极了,被他困在胸膛间快要窒息。

“不,月儿,不要离开我,你是爱我的是不是,你没有移情别恋是不是?”男子一点没有放开白若璃的意思,反而越搂越紧。

什么移情别恋,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白若璃听不明白。

“放开,放手。”白若璃强烈挣扎着。

“啊~~”一声尖叫响彻云霄。

白若璃从床榻上坐起来。

痛,全身好像被汽车碾过一般,胸口闷闷的,差点喘不过气。

“丫头,你醒了。”慕容老先生看着惊慌失措的白若璃。

“这里是哪,你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是你救了我?”白若璃的问题一连串地抛向慕容老先生。

还没等慕容老先生回答,门被打开了。

“你醒了,快把药喝下。”慕容萧宸端着药碗走进来。

“慕容萧宸。”白若璃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我怎么会在这里,他是谁?”

慕容老先生看着自家孙子端着药碗进来,顿时就不高兴了。

自己养了那么多年,疼了那么多年的孙子竟然给一个女人端药,这孙子可是从来都没有给他端一次茶,送一次水。

他的心里极度不平衡。

于是,他幽怨地看着慕容萧宸,就像一个刚刚被丈夫抛弃的怨妇。

白若璃看着他,一头雾水,这是神马情况?

慕容萧宸则是一副爷爷你要闹哪样了表情看着自家爷爷。

“咳~~”白若璃轻咳一声打破尴尬。

“若璃,他是我爷爷。”慕容萧宸率先开口。

“哦,慕容老先生好。”白若璃乖巧问好。

“嗯。”慕容老先生不冷不热回应白若璃。

好傲娇的老头,白若璃暗忖。

“若璃,把药喝了,身体能快点好。”慕容萧宸把碗送到白若璃面前。

白若璃接过:“好。”

她一口气咕噜咕噜地全喝下去。

“啊,好苦。”白若璃皱了皱眉头。

“丫头,良药苦口利于病,你不知道吗,小小年纪多吃点苦好,要不然,天天受伤。”慕容老先生说道。

“是。”白若璃循循向道。

内心却咆哮,老头,我哪里惹到你了,啊啊啊~~

慕容老先生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看着白若璃。

慕容萧宸哭笑不得。

白若璃眼角抽搐。

“你怎么会受伤的?”慕容萧宸问道。

“没事,疯狗咬的。”白若璃随意说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件事她要自己解决,不想依靠任何人。

还有那个梦,她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她的印象中,端木靖齐向来不近女色,怎么会有一个叫你月儿的情人?

不是她想多管闲事,而是那名叫月儿的女子与自己长得太过相似。

虽说世间相似之人很多,她本可以不理会,但画面却似曾相识,不得不引起她的注意。

“疯狗咬你胸口。”慕容老先生似笑非笑看着白若璃。

呃~~~

慕容老爷爷,你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慕容萧宸捂脸,这货不是我爷爷,对,肯定不是。

“您说呢?”白若璃没有生气,她素来荤素不忌。

慕容老先生被白若璃这股从容不迫所震撼。

若是一般女子听到这句话,不是羞愧难当,就是恼羞成怒,但她却没有。

慕容老先生暗暗佩服起她来,这女孩当真是淡定从容,勇气可嘉啊。

白若璃并不知道自己在慕容老先生心中是这样的人了,她现在只想快点把伤养好,好去调查真相。

长春银屑病怎么样治疗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看病贵吗
安庆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海口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郴州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