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仙鼎煅神 第六百六十三章 绝地突破

2020-01-14 11:58: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鼎煅神 第六百六十三章 绝地突破

能够让这位实力高绝的武者露出这幅样子,也是让旁边众人心中感慨。

原本七八十人的队伍,此时就只剩下了十几人。

这些人全部都是武圣期的老祖,他们手上那些炮灰大部分都死在祭祀上,剩下还活着的也在眼下的沙暴之中陨落。

沙漠之中各种狂暴的异兽也全都蹿了出来,攻击外来生物,低阶武者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能够在这风暴之中存活。

“杀出去!”本不爱说话的狼辰老祖忍不住咆哮起来,率先带领众人朝外疯狂杀戮。

在沙漠金龙的缝隙之间穿梭,遇到阻路的怪物便凭借实力直接击杀。

可在如此恐怖的风暴之下,他们的速度也已经慢成了蜗牛。

只有陈子晶这个罪魁祸首,依然逍遥的打坐,他发现这祭坛里蕴藏的血煞之气量实在太大了。

即便最近死的这些数十近百名武帅期武者所蕴藏的血煞之气,含量便不是说着玩的,如此大好机会陈子晶怎么可能会放弃?

进入古韵国以来,他便没有什么机会使用九转血魔功,此刻四下无人又有这么好的契机,自然要充分利用!

陈子晶仿佛老翁入定,闭目之间脑海早已放松,外界的一切都已变的不重要。

他的身体就像是已经膨胀到了极致的水壶,就等着水盖掀起的那一刻。

整整一天的时间过去,陈子晶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红,如此长时间不间断的吸收血煞之气,简直太夸张了,然而这祭坛却像是没有止境般,持续向外供应着营养。

随着时间流逝,外界的风暴越演越烈,这沙漠仿佛也要跟着倾覆。

“呼……”不知过了多久,陈子晶却清醒过来,他看着外界那可怕的景象张了张嘴。不过很快便恢复了理智。

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枚珠子,轻轻放在祭坛之上,“血煞珠”能够存储血煞之气的宝物。

长时间以来,陈子晶都是靠它吸收多余的血煞之气。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当然珠子不会自己吸收,还需要人来辅助“抢夺”祭坛内的血煞之气。

陈子晶又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枚丹药塞入口中,上品魔灵汇元丹出现在手心,“咕噜!”一声被其吞入肚子里。

面对四周围困自己的沙漠金龙,他干脆完全忽视。放手一搏。

随着这枚丹药入腹,如同小太阳般的力量滚入陈子晶的腹部,强烈的热浪向四肢百骸流转。

这股力量之强大,让他忍不住浑身一阵!赶紧努力运转九转血魔功,让魔气开始自动运转。

拥有魔体之后,他的经脉早已与人类不同,不但坚韧而且更加宽阔。

面对滚滚魔气,陈子晶就像是泡在温泉里,任凭热气汹涌全身,却丝毫不惧。

那无边的血煞之气依然不停自祭坛里汹涌而出。在魔灵汇元丹魔气的运转下,居然与这血煞之气结合起来!

这却是陈子晶没有想到的,原本以为自己体内的血煞之气已经充盈,此刻居然能够再次吸收起来。

魔气与血煞之气所结合后产生的气体,威力可是远强以往。

这下原本只占极其稀少部分的这种魔气,突然成倍增加起来!

陈子晶丝毫不敢分心,闭上双目放松心情,引导着这股力量持续进入体内,随着这过程,就连手腕脚腕处的鳞甲也逐渐变为赤黑色……

而头顶那被自己费劲力气削掉的角也重新慢慢长了出来!

陈子晶此时可顾不了这些。他只能竭尽全力的吸收,尽可能的吞噬这种融合后的强大力量。

他现在的身体散发出淡淡黑色符纹,就连脑门都隐隐出现晶莹的黑色光斑,那明显区别于普通符纹。而是自然产生的魔纹!

此刻陈子晶这拥有真魔之体的人类,就像那地狱之中降临的真魔,浑身上下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那种纯粹至极的魔气,让人心头震颤。

陈子晶现在如同飘荡在魔气之上,万千大道殊途同归,脚踏天梯直冲那至高的天际。

原本只占身体很少部分的融合魔气。如今居然已经达到了接近一成!这个量是陈子晶之前完全不敢想象的。

此时前方的众多老祖已经近乎疯狂,他们拼尽全力对抗肆虐的沙漠,艰难的前行着。

而后方的陈子晶则是安然打坐,平静的感受着实力提升的乐趣。

整整三天过去,至此血煞之气他也终于再也吸收不下去了,可现在却丝毫不能停歇,只能通过身体将多余的血煞之气引入血煞珠内。

原本就已经是血红色的血煞珠重新开始充盈起来,变成了鲜红色。

又是十天过去,终于这血煞珠也逐渐要接近饱和。

可若是停止吸收,这祭坛随时可能会重新回归地下,到时陈子晶将会危险无比。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突然间随着“轰!”的一道爆响在他的体内爆发,武帅中期的瓶颈居然好巧不巧的在此刻破裂!

一时间,天地都变的昏暗起来,滚滚黑云缭绕。

陈子晶的身体不停颤抖着,就像是要出世的恶魔!让天地惧怕。

前方的那些众老祖被狂暴的沙漠搞的焦头烂额,此时突见天空变黑,只当是沙漠越加狂暴而已。

虽然他们实力强大,体魄坚韧,没有人因此受伤,但这等世界之中没人会好受,沙漠中一旦形成沙漠金龙绝对是最最恐怖的灾害。

何况无数的沙漠金龙集体狂暴?

“加把力!”弘法大师站在最前方爆喊道,整个人身上金光闪烁,那是高度凝聚的元气所发。

“他娘的!从来没听说过这沙漠有如此可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餍忍不住怒骂道,眼中几欲喷火,此刻其周身笼罩着蓝色火焰,虽然是武圣初期,但他的实力却远强于同阶。

这家伙虽然第一次来这里,但却对此地的情况非常清楚。

旁边一名同样拥有武圣后期修为的独眼粗旷男子骂道:“这谁知道?反正我是涨见识了,老子第一次来,死了名武圣初期的搭档!要是不得到什么至宝,那就亏大了!”

这几句话瞬间就调动了所有人的火气,这次很多带着同伴来的老祖都是亏大了。

“哼,难道是那吴岩搞的?这里眼下除了我们外,就只有他们那支小队了!”

“我看很有可能!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使什么坏!”

“我看也是,那帮人故意不跟我们同队,必然有原因的。”

一时间,这帮人个个开始猜测怒骂,将一腔怒火全发泄在吴岩的身上。

武者的世界哪里会有道理可言,尽管没有任何证据,但实际上这罪名已经结结实实的扣了上去。

而现在的吴岩却比他们还要狼狈,自己的两名手下李广和赵克全部死亡,而王英也是身上带伤。

“一定是弘法老秃驴他们搞的鬼!”他怒斥道,作为竞争对手他自然讨厌另外那支队伍,同时也将莫须有的罪名扣在对方头顶。

这就是惯性思维,原本就看不上某人,一旦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自然会首先以为是其所为。

就在他们这两支队伍一起焦头烂额之际,天空突然晴朗下来!跟着四周的风暴仿佛也弱了下去。

“嗯?”这两队的老祖同时皱紧眉头,不停环视四周,露出疑惑之色,疑声道:“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平静下来了?”

其他人自然也是不明所以,他们现在无论怎样也不可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不管怎么样至少沙漠平静下来就算是好事。未完待续。

天津市胸科医院
南京市雨花台区妇幼保健所
癫痫病能治根吗
绍兴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聊城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