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长河内外 429 当局者迷

2019-10-12 17:56: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河内外 429 当局者迷

伯父只好笑了,并道:“我知道侄郎不是那种花花公子、纨绔子弟,要不我宁愿建慢一diǎn,也要把这院子修建得像样diǎn。”

伊澜不饶道:“伯父,您侄郎虽不是纨绔子弟,但却是多情种子。我看呀,跟花花公子没什么两样!”

俊夏一听,连忙解释道:“伯父,我这不叫花花公子,叫浪漫,罗曼蒂克,您懂吗?”

清和也替俊夏辩解道:“伯父,我师兄如果不罗曼蒂克,只怕有许多人要花儿白绽了!”説得姐妹们一笑。

伯父笑着道:“哎呀,你们説的话我听不明白,我不认识几个字的!来吧,大家先坐,喝杯水要紧!”

因大厅内两旁只摆有四张新方桌,又道:“侄郎啊,桌子不够,我去叫人搬两张来,还有,我得去安排烧水和做晚饭。”

俊夏不好意思道:“给伯父添麻烦了!”又道:“伯父,您和伯母准备准备,明天用过早饭,跟我们去天上学认字吧!”

伯父一时没听明白,説道:“哎呀,我们都这样老了,还学认字做什么呀!不过去天上转转确实是一件令人向往的事。”

晓美解説道:“伯父,是让您和伯母成仙,先要那个培训,也就是要先学认字。”

伯父看了一眼瑾瑜,似是要等待瑾瑜的确认一样,瑾瑜道:“伯父,还会让你返老还童,您要是想回到二十岁都可以,伯母还可以回到十八岁呢!并且,您可以变得很英俊,伯母也可以变得很漂亮。”

伯父一听,心潮澎湃了起来,説道:“真有这样的美事啊,那我得赶紧告诉你伯母去!”又道:“只是怕我们老了,学不来!”

为免使他有压力,瑾瑜道:“伯父,在天上,学认字不是用眼睛和嘴巴学的,是像灌米汤一样灌进去的。”

伯父疑惑道:“是像我给水牛灌米浆一样灌进去的吗?”

瑾瑜笑了,説道:“那只是打个比方,反正您很轻松就能学会的。”

亨享伯父虽弄不明白到底会是怎样回事,但他知道神仙自有神仙的仙法,心里便轻松了许多,説道:“侄郎,你们先坐,我安排好了就来。”説毕急着出门外而去。

伯父走后,俊夏道:“要不我们去后边看看吧,看看这后花园建得怎样!”

于是一众从房屋左侧绕至后花园,一眼望去,花园约有一千平方米,且花儿木儿多是直接移种于地上的松土中,也有用简陋陶盆栽种的。

园中还有假山一座,假山下是水池。走近一看,池中有红黑金鱼、红白鲤鱼、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鱼。鱼儿见有人来,都躲藏至假山底下去了。

伊澜看到鱼儿,想到今夜瑾瑜要与俊夏双宿双飞,説道:“瑾瑜,这些鱼儿就像你和我师兄一样,一见有人来,就躲藏了起来。今晚要是有人来闹你们的洞房,你説你们两个会不会躲到被子里去?”

瑾瑜只笑不答,俊夏答道:“师妹,你要是来闹洞房,我才不躲呢,大不了我同时娶两个新娘子!”

伊澜嗤了一鼻道:“你就想得美了,人家瑾瑜是闺女,岂能由你瞎来的!”

拉拉看了俊夏一眼,笑道:“主子,你得有耐心才行,如果你真要那样,也得人家瑾瑜不再是闺女了才行。”

倚玲亦对俊夏道:“对,人家瑾瑜又不是在地球上长大的,你以为是我呀,任你胡来!”

伊澜一听,忙问道:“倚玲姐,他怎样对你胡来了?”

被伊澜一问,倚玲倒有些面红起来,羞怯地答道:“我好欺负咩!”

清和这时也来劲了,逗问道:“倚玲姐,我师兄怎样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来帮你讨回公道!”

被清和一问,倚玲更不好意思起来,她抬头看了白惠和查敏一眼,又羞怯地低了些下去。查敏説道:“好了,我们大家别逗倚玲了,我跟你们交待吧!”

一个个蠢蠢欲听,都催道:“查敏姐,你快説呀!”

查敏眯了一下眼睛,又睁开将眼珠转了一圈,然后大吊胃口道:“那是在一个迷人星球上的夏季,天上晴空万里,鹏程显形遮住日晒。夏南主子、百惠、倚玲和我,在一条山涧中的美丽溪流里,我当了一回观众。事情就是这么回事。”

伊澜追根问底,问道:“查敏姐,你快讲呀,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查敏更是有趣道:“主子,事情就得靠各人的想象力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呀!”

见查敏不説,伊澜又对百惠道:“百惠姐,她不説,你説呀!”

百惠急了,説道:“主子,我哪里説得清呀!”

伊澜还是不肯放过,説道:“你不是在场吗!”

百惠更是搞笑道:“查敏姐是旁观者清,我是当局者迷呀,自然説不清了!”

伊澜偷偷一笑,説道:“好了,你已经説清了,我也明白了!”又对众姐妹道:“姐妹们,大家明白了吗?”

姐妹们齐声逗道:“明白了!”

伊澜又问俊夏道:“师兄,你老实交待

,到底做了多少回这样的坏事?”

俊夏头一偏,回道:“师妹,我真的记不清了,等我哪天记清了,再向你单独交待吧!”

伊澜一听,説道:“记不清了就是有很多回,不过今儿就饶了你!”

俊夏赶紧道:“那多谢师妹手下留情了!”伊澜一笑。待俊夏和姐妹们再回到屋子大厅时,厅内两旁已有六张四方新桌。

次日辰时刚至,亨享伯父和伯母来到俊夏和瑾瑜所住的后院,见一众仙子都聚在厅里了,伯父便去安排人送早餐进来。

其间,伯母説道:“侄郎啊,我那两个儿子和儿媳,听説我们两个今日要去成仙了,那个羡慕劲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了!”

瑾瑜和俊夏坐在同一条长凳上,她从后轻轻捶了俊夏的腰,俊夏道:“伯母,这个不急,您和伯父先去参加培训,五个月后就会分职。等你们有了职,你们手下会需要很多人手的,到时伯父伯母再将三位兄嫂接出去不迟。”

伯母忙谢道:“那多谢侄郎了!”俊夏便叫伯母不必客气。

用过早餐,俊夏一行带伯父伯母去到开源管理处参观了一下。俊夏的办公室里,因坐不下这许多人,一些姐妹只好站着。

伯父伯母只喝了一杯水,就被拉拉送去地星的开源宇间英才培训中心去学习了。当然,被送去培训的还有石球的九大巨头的新任美女首脑和璨璨国的三位新挑选的姐妹。

乐遥见十四位新人都送去了培训,自己也是新来,不明为何又没被送去,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低下了头去,心里直犯嘀咕,可又不好开口相问。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如何预约昆明天伦妇产医院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怎么去昆明天伦妇产医院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