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全能数学家 第四十二章 被人抢怪(求收藏推荐)

2020-01-13 12:3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能数学家 第四十二章 被人抢怪(求收藏推荐)

时间才九点多,和她越好得下午,祁月疏打来,是有意外。

“怎么了,你已经到学校了吗?”杨帆迫不及待拨过去。

“没有,家里没什么事,我就早点出门,问问你事完了没。”里声音晴朗,不急不缓,杨帆异常欣喜,看来对自己也是有感觉的,“你到哪了,我马上过来。”

“在宿舍里。”

“我到学校门口的公交站台等你啊。”

商量好,杨帆撒腿开跑,到公交站台等了五分钟不到,祁月疏出现了。

她上身穿一件白色长袖,外套蓝色小西装,黑色长裤,马尾随意一扎,清新又素雅。

学校边上来往人员太多,可能有认识的同学,两人相距五六米,装模作样隔开等着公交车。

杨帆已经大厅过了,祁月疏爱静,热闹地方不太喜欢,那就找哥环境优雅的,散步增加下感情。

绕这翡翠湖一周,下午刚好逛个诚品书店。高一时,就是那样看书中相伴。

公交2路到了,杨帆向她打个眼色,率先上了公交车。正好周末,还没到拥挤的时候,车内空旷,杨帆挑选了最里面的位子。

祁月疏脸红红地跟在后面,这是第一次两人单独相处。

杨帆双腿扭到另一侧,示意坐里面靠窗,等她按照指示坐下,杨帆扫了眼车内,没认识的人,立马抓住她的一只手。

就这小小一个进步,好像做了贼一样让他满头大汗的。在要不要抱住她肩膀犹豫一阵,最后还是放弃,不能急躁。

“我们去翡翠湖那边走走,风景好得很。”杨帆发现自己声音说非常温柔,听的自己都难受。

“恩。”

公交车晃晃悠悠前进,两人坐着没说话,不行,要多点沟通。杨帆一指窗外广告牌,道:“你看,那好像是钢琴家李云飞演奏会的广告,就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吧。”

十字路口,LED大屏一个广告牌上,李云飞穿黑色绅士服安着,手指在钢琴上飞舞,一道优雅的声音飘荡在天空。

听到音乐声,紧张的祁月疏微微舒缓,半晌,又眉头紧锁。

“怎么了,你不喜欢钢琴吗?”运气好差,随便一个话题都让她不喜,杨帆郁闷。

“不是,听钢琴还是很喜欢的,只不过想起小时候被爸妈逼着学琴,想到了那时候的痛苦。”

“也还好吧,我也学过啊。”

“你怎么什么都学过?到几级啊?”

“哎……这个嘛,水平是很高深了,考级太麻烦放弃了。”杨帆大言不惭,好似个把月有的,谁记得。

祁月疏噗嗤一声笑了,那种吹牛皮的别扭劲,瞒地了谁。“哦,原来还是大音乐家在前啊。小女子五级钢琴入门,正在请教。”

看她表情终于鲜活起来,杨帆大喜,道:“你的男人就是传说中得肖邦二代,晚上看我的,到时看我指点李云飞的手法缺陷。”

拐弯抹角半天,原来还是要约自己,祁月疏心里认可,微微点头。

“翡翠湖到了,请要下场乘客带齐行李物品……”

“走吧,下车。”

从车里出来,走过两段幽暗林荫小道,眼前豁然开朗,微风带起湖面水汽,空气中夹着淡淡清香味,让人心旷神怡。

翡翠湖西段,湖岸边上条木栈道,每逢周末,一大批游人会集中到此。

这里没有商业,只有悠闲的湖景。到了晚上,音乐喷泉开启,水花随着音乐舞动,蔚为壮观。

“要不要叫辆自行车,这段路不近。”

“又不赶时间,走走好了。”

手牵手,绕着湖边游逛。前头一片怪石内摊,杨帆大喜:“这边我比较喜欢,跟我来。”

湖边挖开一个小小缺口,湖水灌入,一片片高低不平的石头伫立内河。

水深至膝盖,可以走平稳走木栈道,年轻人却愿意挑选石头路。

跃过第一块石头,脚下站稳,一看底下能挤住两人,杨帆窃喜,回头道:“来,跳过来,我扶着你。”

祁月疏跟着一跃,石头高处陡峭有斜度,两人左右摇晃,杨帆看她快要失衡时,稳稳抱住。

马尾甩到鼻尖,闻着发丝上的清香,杨帆深吸一口,微微沉醉,不容易,终于又进了一步。

性情浅淡的祁月疏,抬头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原来你是为了这。

“啊,小心,我继续向前,你等我。”杨帆又轻松跃到第二块石头,等待祁月疏过来。

一道三十米的石头路,愣是被两人走出了天堂的味道。路的尽头,杨帆还有点不舍,道:“我觉得这石头蛮有意思的,要不回去走一遍?”

祁月疏给他一个白眼,身上都被摸便了,还挑选小的石头走,真是色胚。

“我就问问,不愿意就算了。”拉着她走上正道,前面又是一片树林,已入秋天,飞鸟绝迹,枯黄的树叶片片散落,一地金黄。

突然,一阵叫喊声传来:“有人强包啊,抓强盗啊。”

远远的看见一个中年女子,连滚带爬追随,身上泥泞一片。他的前方,年轻男子抓着一个银色挎包,夺命而逃。

祁月疏身体一紧,靠地更近。如果依那男子速度,不要二十秒,必然与他相撞。

路上有五六人也停到变故,正在思量要不要动手帮忙。

男子面目狰狞,握着一把匕首四下挥舞。这一下,心有正气的路人,心下颤颤,在他没跑过自己身边时,立即跳到边上。

眼见那男子离自己还有二十米开外,也就一眨眼的时间要遇上,祁月疏害怕地拉着杨帆想去躲避。

“放心。”杨帆安慰她,心头大喜:“就该是自己表现男子气概的时候,还有什么比这种机会更能让女孩有安全感。”

他轻轻把祁月疏推到一侧,到路中央摆开架势,来吧,小样。

男子目露凶光,看来不能善了了,迎面而上。

这时,一条腿从在地面一挡,死命逃跑的男子重心不稳,飞跃五米,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男子头冒金星,鼻血直流,吐了口血沫,挣扎起身,刚抬头又被人从身后一脚打在后脑勺,那只脚兀自不肯罢休,狠狠下踩。歹徒一有反应就被踩一脚,如此二十来下,终于不再动弹。

变故之快,让人目瞪口呆。杨帆大怒,自己都准备好了,把他注意力分散了,杀出个程咬金,轻松的把那人制服了。

“哟,少年,在谈恋爱啊。”一声蓝色的军装,头戴鸭舌帽女孩,脚踩着罪犯,声音悦耳。

定睛看去,这不是那冯小婉吗。

“你好。”祁月疏见两人相识,打个招呼。

杨帆和祁月疏走近,一看那男子,一脸血水,完全昏死过去了。

“妖女厉害。”杨帆竖起大拇指,那条占了三分之二身高的美腿,相当吓人了。

“少年,注意素质,姐姐可是帮你挡了一灾了。”冯小婉双手环抱胸前,等失主来到面前,拿起被夺的包送回:“看看少了没有。”

“谢谢。不用看了,他没来得及打开。”中年女子打开背包,拿起报警。

六七个围观群众也过来了,杨帆一看事了了,低声道:“走吧,警察来了又要去局里。”

祁月疏心有余悸的点头,上一次父母去局里领人,还被数落一顿。

“少年,去哪,一起啊。”这头事了,冯小婉也腻歪那套流程,目光转向小情侣,竟然跑路了。

“你贵人事忙,我们怎么敢打扰。”杨帆狠狠瞪了她,抢了自己的英雄气概,还要做灯泡,又是个拎不清的。

“姐姐虽然号称天地第一大喇叭,但口风很紧,在学校里肯定不会有老师知道你们俩勾勾搭搭的,特别是冯耀,一定不会知道。”冯小婉跟在两人背后,似在自言自语。

杨帆向她竖个中指,道:“随便你,在外面学校管的着吗?”

“那行吧。再见啊。”冯小婉紧紧身上登山包,压低鸭舌帽,大大方方离开。

看着她背影,敏感的祁月疏有点心痛,道:“我觉得那女孩很寂寞啊。”

“不会的,你看到的都是假的。她的心理非常成熟,寂寞这种东西肯定没有。”杨帆断定她有故事,自己没兴趣。

两人继续在湖边闲逛,中午来到诚品书店吃饭。看着边上的极有格调的书香气息,祁月疏精神十足。

每人借个几本书,依偎相坐,一直到下午四点才先把她送回学校。

杨帆冲忙杀到顾长枫家里,拿了2张票,再次回转。

成都市新都区人民医院
青岛市胸科医院怎么样
天津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南宁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