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无量帝尊 第一百六十九章 鹬蚌

2020-01-13 19:35: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量帝尊 第一百六十九章 鹬蚌

王家庄院,蛇苑。

林珝缓缓放下了手上被撕裂成两段的紫鳞巨蟒的尸体。

这场刺杀,从开始到结束,只不过是片刻的工夫,就已经得手。虽说崔仲除了驭灵外,本身战斗力并不怎么样,但这里是王家庄院,敌人的腹地,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击杀对方,没有惊动其他人,正是处心积虑计划的结果。

林珝在林海中的磨练,提升的不止是实力,还有经验和耐心。虽然对崔氏兄弟有着强烈的杀意,但他没有贸然出手,整整两天两夜,一直耐心地潜伏在庄院之外,侦测着王家庄院的动向。

有上次闯入被察觉的教训,林珝没有亲自前往,而是派出了噬心虫,与崔氏兄弟保持着安全距离,利用那种特殊的心神感应之力,庄院内地形、防备、人物的习惯等各种的情况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

每天这个时候,崔式会在自己房中闭门修行,至少五个时辰不会出来,而崔仲则会前往蛇苑。蛇苑的位置在整个庄院来说,是最偏僻的地方,而且由于这里豢养了大量可怕的毒蛇,所以庄院中的护卫和下人一直视此地为最可怕的所在,不敢靠近。

林珝把握住这个时间段,潜入庄院后,击昏了喂食的家丁,乔装前往蛇苑,终于成功地上演了刚才的一幕。

崔仲已经彻底断气了,看着他临死前伸进口袋的姿势,林珝将那只手拿了出来,就见正握着一只青色的短笛。

林珝记得这只短笛,是当时驱动紫鳞巨蟒和银线蛇王用的,能够让它们发挥出超越普通状态的力量,林珝取下了短笛,对后方淡然地看了一眼。

在后面,有一条暗灰色的小蛇,正戒备地看着他,但并没有贸然发动攻击。

银线蛇王。

之所以没有攻击,不仅是因为崔仲的死亡使得它体内某种控制的秘术被削弱了不少,更因为从林珝身上传出的,那股令它望而生畏的的妖力。

随着《蜉蝣羽化经》力量的增强,静息诀的屏蔽效果已经越来越弱,尤其是对于妖力感应特别敏锐的妖族,更是如此。

本能告诉银线蛇王,眼前是一位拥有强大血脉的妖族,若是自己稍有妄动,必定是死路一条。

“原来这才是真正控制你们的东西,上面是什么……锁灵阵?”林珝把玩着青色短笛,“这东西上面居然有十多套阵法,看来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能将心神和灵魂封印在其中,你们这些被控制的生灵就仿佛是被牵线的傀儡,连说话的能力都被剥夺了。有这东西在,要杀死你简直轻而易举。”

银线蛇王感觉到心神一颤,一股更强大的心神之力迅速取代了原本崔仲残余的力量,将自己的灵魂牢牢地控制住了。对方只须一动念,就能置自己于死地,不由大惧,垂下头,发出低沉的嘶嘶声,露出哀求之色。

“我可以留你一命,甚至解除这东西对你控制,”林珝清晰地感觉到了银线蛇王心头的畏惧,扬了扬青色短笛:“但是,你必须真正地臣服。”

银线蛇王的实力是巅峰妖卫级,与黑蝎、红玉相若,这种实力层次的妖族自然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

当初咬伤林卫并非是它的本意,而是受崔仲的控制所为,否则,林珝不会这样放过它。

银线蛇王感受着林珝身上那股精纯无比的妖族之力,又目睹他击杀崔仲和紫鳞巨蟒在前,连忙点头,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

林珝知道它现在无法说话,手中现出一块指甲片大小的朱红色晶石,银线蛇王眼睛亮了亮,得到许可后,嗖的一声就出现在他的手掌上,将这一小块血晶吞了下去,将头伏在地上表示感激。

林珝身为四大妖卫之一,手下带了百来号妖族,自然懂得威恩并使的道理,青色短笛消失在手中,说道:“我从不会亏待自己人,以后你的好处绝不止这一点,只要你尽心办事,我还会解除那短笛对你的禁锢,给你真正的自由。”

银线蛇王恭敬地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朝崔仲的口袋发出“嘶嘶”的声音,林珝心中一动,打开那口袋一看,里面有几个瓶子、一叠银票和一部书册。

林珝拿起书册,就见封面上有四个古篆字,《阴阳秘赋》。

打开书册一看,里面是修行功法,还附有不少图样,那图样有的是经络线路,有的赫然是赤身男女交欢的姿势,书页的材料似是某种特殊的纸张制成,坚韧光滑,使得画面在栩栩如生的同时,还隐隐有种立体感。

林珝想到这两天在庄园中的所见所闻,眉头一皱,这《阴阳秘赋》就是崔氏兄弟修行的某种采补的邪恶功法?

无论如何,先收起来再说,以免落在其他的人的手中引发后患。

林珝将崔仲口袋中所有的东西都收入了沧海瓶,看到银线蛇王有些惊讶的样子,开口道:“现在有一件事,要你马上去完成。”

……

不久后,在南院崔式闭关的房中,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崔式眉头紧紧一皱,这些天来,他对那“燃血手”的正颇有领悟,曾再三吩咐那些下人和丫鬟,闭关期间严禁任何人侵扰,想不到居然有人如此大胆,敢打断他的修行!

敲门声越来越急了,甚至还变成了撞门,崔式哪还能静下心来修行,大怒之下,打开门正要动手杀人,却是一怔,因为撞门的不是什么护卫或下人,而是弟弟的那条银线蛇王!

崔式的心中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只见银线蛇王神情萎靡,似乎受了重伤,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似乎十分着急。

崔式立刻醒悟了过来,弟弟出事了!

银线蛇王发出嘶嘶声后,立刻朝后游走而去,崔式赶紧跟了上去。

一路疾行,来到蛇苑,就看到了睚眦欲裂的一幕,弟弟崔仲五官溢血地倒在了地上,附近的地面都被染红了,附近还有那紫鳞巨蟒断成两截的身躯。

崔式抢步上前,蹲了下身来,一摸弟弟的身体,都冰冷了,悲愤地大吼一声:“仲弟!”

数十年来,他一直和崔仲相依为命,弟弟是他唯一信任的亲人,两人都喜好女色,可谓志同道合,行事不择手段,一同做下不少恶事,想不到今天崔仲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杀了!

“谁干的!”崔式杀气大盛,看向了银线蛇王。

银线蛇王感觉到崔式的力量紧紧锁定了他,随时可能下杀手,赶紧来到了崔仲尸体的胸口位置,做出示意的姿势。

崔式解开崔仲的衣服一看,心口位置有一个明显的凹痕,四周的皮下有大量的紫红色的淤血,呈现出扩散状态,显然是被这一击致命。

崔式仔细看了看那印痕,手中做出一个鹤形的姿势,尝试着比了比,正好吻合那个伤口,不由捏紧了拳头,心中已经完全肯定了凶手是谁。

一定是他!

那个伤口,正是白鹤拳制造出来的!

前些日子弟弟想要用调虎离山之计,引开老邱头掳劫林菱,结果被对方识破,林菱中的蛇毒也被那老家伙解除,本想暂时偃旗息鼓一段时间,等到修行有所突破再动手。

想不到那老家伙竟然如此大胆,潜入到这里报复,杀死了弟弟!

崔式正愤怒之际,就见银线蛇王露出焦躁的样子,口中不断地发出嘶嘶的声,在崔仲尸体附近直点头,似是在提示什么。

崔式心中一动,连忙在崔仲的尸体上摸索了起来,找了半天,竟没有发现那本《阴阳秘赋》的秘册,连平时放秘笈的口袋中,也是空空如也,仿佛被人洗劫过。

从银线蛇王的表现来看,《阴阳秘赋》的秘册和控制它的青色短笛应该都被老邱头夺走了,所以才会如此焦躁。

“邱明!”崔式咬牙切齿地捏紧了拳头,要知道,《阴阳秘赋》关系到他的修行问题,无论如何,都必须立刻夺回来!

他新修行的燃血手虽然强悍,实际上是另辟蹊径的取巧而为,有莫大的缺陷,如今《阴阳秘赋》落在敌人的手中,一旦被老邱头发现了这秘技的破绽,他更加不是对手。

届时,只能如丧家犬一般逃离青叶村,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银线蛇王!你立刻控制蛇苑所有的蛇跟我来!只要杀死邱明,我就毁了那青色短笛放你自由!”崔式慢慢地站了起来,浑身散发出强烈的杀气,“若是你敢有半分怠慢,我第一个先杀你!”

银线蛇王点了点头,发出短促有力的嘶嘶声,显然是答应了下来。

片刻过后,崔式带着银线蛇王和一大群蛇朝外迅速走去,吓得沿途的下人和丫鬟尖叫奔逃。有护卫上前询问,崔式冷冷地一挥手,那倒霉的护卫远远地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全身骨骼尽碎,当场死亡,再无一人敢多言或阻拦,纷纷逃得远远的。

崔式并不知道,在他的后面,一只收敛的光芒的小虫子,正悄悄地跟着他,而刚才发生的一切,全都落在了另一个人的眼里,那个真正的“凶手”。(未完待续。)

奉城医院
霍城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西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芜湖治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
南充男科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