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龙血神皇第1131章第1129章飞升以后

2020-01-26 10:07: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血神皇 第1131章 第 1129 章 飞升以后

那各种声音交错之音在枫林大陆周遭回荡之际,在某个地界,空间突然泛起了阵阵波动,涟漪间,便有一道空间裂缝在无形中打开!

这空间裂缝出现之时,则直接打开了魔界与枫林大陆的通道,一阵阵邪魅的气息从其中弥散开来!

这些气息刚刚出现之时较为平淡,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浓郁许多,或者魔界中人并未发现连接通道打开,否则的话,不会在通道开启三日之久,尚未有一人从其中走出,当然,魔界之人知晓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漫长的岁月,最承受不住的便是考验,修士的寿命很长,可他们的本心却在不断的变化,得道升天,皆成虚妄。

修士的出现一直都在消磨抑制着枫林大陆的规则,如今却因为杀戮分身的出现,将这规则无情的破开,如果修为达到了某种境界,直接便可飞遁虚空,但前提是,要有充足的元力,甚至要经历惊天雷池的洗礼!

如今,灾难降临枫林大陆,一些修为高深者,已然感受到了隔绝修士的规则不在,纷纷冲向虚空,但结果未知。

终于在许久之后,从上空传来了一道消息,这是由仙王降下的懿旨,所有转轮境的大神通者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仙界。

这也带表着,仙王早就不顾及了枫林大陆普通凡人的死亡!

如果转轮镜修士进入天界,枫林大陆便没有了保障,那些有心想要护卫枫林大陆之人也不得不离开家乡,飞遁虚空,得知懿旨的仙修之人,心脏仿若被冰霜扫过,一片冰凉!

从这一刻起,枫林大陆便再也没有了希望,大陆逐渐被东漠之灾吞噬,各种天灾纷涌而至的,能够依仗的只有转轮镜的大神通者,可他们在筹措了些许时间之后,只能义无反顾的冲入了仙界!

冰海琉璃宗的宗主玉观音!

东玄宗的宗主李玉龙!

南朝宗宗主薛礼!

还有一心想要一雪前耻的缘灭老人,在得知仙王的懿旨时,他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冲入了仙界,说不定能从其中找到叶人狂的踪迹,这是缘灭老人一生的向往!

等等等等,枫林大陆的转轮镜修士不多,只有八位,他们纷纷遵守了仙王的懿旨,冲向了仙界,而在这些大神通者离去之后,魔界之人终究是发现了那不知何故被打开的两界通道。

首先走出通道的是魔界的先头部队,他们穿着统一的黑色盔甲,沉重无比,但防御力惊人,行走之际会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脚印。

魔族之人生性残暴,且与凡人和仙修之时存在着无法化解的仇怨,这些黑甲部队,走入凡界,开始展开杀戮,但却没有遇到一人,这让黑甲军的头领很是费解!

但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黑色闪电轰然间从上空劈落,咔嚓一声,将这魔界的先头部队瞬间击杀殆尽!

魔界大乱,他们并不知道枫林大陆发生的诡异变化,但仍然有不少的人冲入通道,但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天灾的波及。

魔族大军,挺身前进,从南到北逐渐覆盖了枫林大陆的各个地界,在得知东漠之灾即将来临之时,魔皇急忙撤退了部队,暂且回到魔族,再做打算!

此刻的魔族对于枫林大陆构不成什么威胁,只要从通道中走出,就会受到天灾的波及,从某个方面来讲,现在与大陆的裔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除非共同抵御东漠之灾,要不然,魔界也会在无形中被另一块大陆给生生的淹没。

但是,魔族之人并未选择与枫林大陆的裔民共同抵御灾害,而是退回了魔界之中。

风起云涌,无论妖界,魔界还是枫林大陆的各个角落中,都充斥着无数的亡魂,他们没有躲过天灾,被无情的抹杀,只剩下残魂孤独的游荡,这其中不乏一些拥有着普通修为的修士,枉死之后,怨念加重。

“亡者,归也,诵经,去也,恋也……”

在这些亡魂孤独的游荡之时,却有一人从虚空中走出,他没有头发,是个秃子,但年纪轻轻,顶多也就三十岁,面容清秀,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经书,在诵读之时,便有祥光从背后涌现,驱散污秽与怨念,度化亡者的残魂。

“有天可活,无天则死,命中无灾,却死于人祸,贫僧身为渡魂者,肩负大任,只为送你等回归幽冥,切不可怨念加深,仇怨报于乡者。”

这僧人口吐金言,字字如同轰雷,那些蕴含积怨的亡魂纷纷被度化,灵魂清澈如泉水,干净似新生,所到之处,天灾避过,鬼怨化为平静。

这僧人以度化亡魂为职业,却秉承天道,心中自有心中佛,但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有些天灾虽是人为,但这人他度化不了……

终究会有落幕的时候,但那叶枫的杀戮分身,却只是刚刚提起兴趣,枫林大陆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一清二楚,挂在嘴角的笑意始终未曾散去。

“其实,你们应该感谢我,给你们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若要怪的话,应该去找叶枫的麻烦,他才是这场祸乱的罪魁祸首,不过,都不重要了,他只可能被我一人杀死!”

杀戮分身的声音响亮无比,在星空中不断的回荡,令得周遭的星云纷纷溃散,旋即却又目光斐然的望着枫林大陆的某个角落之中!

这里是三绝冰峰,也是叶枫的“葬身之所”他的尸体早就因为寒冷的气息,冻成了冰雕,没有了丝毫生命的迹象,可他的眉心却有一道光芒闪烁不止,渐渐的化成了股股生机,朝着周身弥散开来!

由于生机的加持,让得死去的躯体有了复苏的迹象,但是太过薄弱,停留了许久之后,又缓缓的散去,但那眉心之中的光点却逐渐的明亮,好似其内正在发生着什么变化。

“还是没能醒来吗?”

在叶枫的意识空间中,那道熟悉的声音带着虚无缥缈的感觉幽幽传来。

暨南大学附属暨华医院
南阳市南石医院怎么样
四川牛皮癣治疗方法
河北治疗宫颈炎医院
临沂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